一排执法者将洪峰押到了法场中间,最后又用金属链将他锁在了木桩子上,两臂伸直就跟钉在了十字架上一样。

大队长站在他面前十米远的位置,振振有词道:“根据独尊仙宗立下的仙门规定,但凡滥杀无辜者,强抢民女者,煽动是非者,一律处以极刑,我宣判…罪人…对了小子,叫什么?”

“呵呵哈哈…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就敢宣判我?”

洪峰盯着他冷笑:“要是让们大执法九王妖女知道了,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
“嗯?和大执法是什么关系?”

“这个就不劳烦操心了,我劝最好亲自问问她,要不然…小心人头落地。”

“混账,还敢威胁我?说是不说?”

大队长立刻急了,洪峰嬉皮笑脸道:“我就是不说,和那天神教狼狈为奸,大执法一定不会放过的。”

“以为不说就没事了?老子照样能杀,来人啊,烈火极刑准备。”

他一声令下,执法者立刻摆出法阵启动,这是打算要用烈火阵将洪峰给活活烧死,虽然他有护体神戒,但也扛不住这巨大法阵啊。

“别乱来啊,大执法马上就到。”

洪峰额头微微冒汗,心想这九王妖女怎么还没来?难道是菲菲没找到她?这一下可麻烦了,免不了要有一场厮杀。

裸足碎花清纯女悠闲自在图片

“少在那妖言惑众,行刑,给我烧死他。”

大队长一声令下,几十个执法者同时启动法阵,洪峰就感觉一股热浪是扑面而来啊,温度是越来越高。

“既然如此…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。”

他发出一声震天怒吼:“给我破!”

砰的一声炸响,真元波立刻爆开,那木桩子顷刻间就碎成了残渣,但捆在他身上的金属链却连一道小口子都没留下。

“什么?”

洪峰是万万没想到,真元爆破居然不管用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大队长一声狂笑:“小杂种,没用的,这是专门对付修行者的特殊金属,真元力量是震不断的,死定了。”

“哼!想杀我没那么容易。修武三十六术,第三十三术,飞石狂沙。”

一道极强的龙卷旋风从洪峰脚下飞速旋转了起来,周围的沙石全都被卷了进来,并且以他为中心点无限向着四周扩大。

轰的一声爆响,龙卷风直接炸开了,周围的执法者被震的东倒西歪啊,狂风好像野兽一样在耳边咆哮着,满天都是黄沙和碎石,一时间连眼睛都睁不开了。

“什么?”

大队长顿时一惊,挥手喊道:“该死的东西,别给他时间,快烧死他。”

“起阵,烈火焚身!”

几十位执法者同时大喊一声,但声音瞬间就被风沙给掩盖住了,真元的力量形成了一道道冲天火墙,但风沙实在太强了,两股力量形成了短暂的交锋局面。

“来吧,修武三十六术,第七术,雷雨遮天。”

洪峰再次释放法力值,整个天空突然被乌云给笼罩住了,咔嚓一道闪电劈下,紧接着一声震天雷响传来。

这位大队长被吓的浑身一哆嗦啊,脸色惨白道:“妈的,这小瘪三是什么来路啊?法力值居然这么强悍?众执法听令,给我…”

‘哗…’

他话还没等说完呢,倾盆暴雨瞬间灌下啊,几乎就跟那瀑布一样,整个空间都被雨水给灌满了。

地面冒起一阵阵白烟,黄沙还混合着暴雨,很快就形成了泥石流的状态。

轰隆一声巨响,周围的三座山峰顷刻间就崩塌了,泥石流顺着山峰是一路往下急冲,落地后形成了一道泥沙巨浪,一跃几十米高。

“该死的,巨浪来啦…”

布阵的执法者们立刻慌乱了,他们赶紧启动真元护体来硬抗。

一声沉闷的巨响传来,泥沙巨浪拍在了真元上面,虽然是强行挡住了这一击,但法阵立刻被摧毁了,甚至有十几个执法者被卷入了泥沙之中,整个人直接被掩埋上了。

洪峰身上的金属链已经快被震断了,他心里很清楚,修武之术只能拖延一点时间,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就会反击。

“混账东西,我要的狗命!”

大队长立刻暴怒了,身为魔婴小乘高手,他双掌往前一推,真元的力量形成了一道防护墙,泥沙立刻被阻断了。

他定了定神,等锁定了洪峰的位置后,他冷冷一笑:“小杂种,我看这次往哪跑。”

“死吧,封魔剑法第一式,邪魔斩仙。”

他甩出魔器飞身上前,一刀奔着对方的脑袋就劈了下去,火红色的刀气是呼啸而至,将狂风暴雨都给割断了。

“该死!”

一道虚影闪过,洪峰直接避开了对方这

一击。

砰的一声炸响,刀气落在了泥沙地上,硬是将泥沙给掀起百米高,地面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沟,可见这一击的威力有多强悍。

“哪里跑!”

大队长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,追着他就是一刀连着一刀啊。

洪峰这次是真狼狈到家了,跟丧家犬一样抱头鼠窜,他身上的金属链挣脱不开,就没办法和对方正面交锋。

此时暴雨和风沙已经停止了,法场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,他身体只要移动,法力值就会跟着消失,修武之术不攻自破。

“臭小子,还挺能跑呢?给我围住他。”

大队长怒吼一声,几十个执法者立刻形成了包围圈,洪峰一时间被逼的节节败退啊,如同那困兽斗一样。

“去死!”

大队长飞身一脚踢在他胸口上,洪峰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,轰隆一声砸进山体内,山石立刻将他掩埋上了。

“呵呵哈哈…这就是跟我执行门作对的下场。”

大队长狂笑一声:“公然向执行门出手,就是挑战仙门刑法,我不但要治死罪,还要将的同党全部赶尽杀绝。”

他打了个手势:“把他给我挖出来,我要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
几十个执法者立刻上前,几块大石头刚被挪开,突然一声爆响传来,一道极强的冲击波在山体内炸开。

“额啊…”

一声声惨叫传来,距离最近的几个执法者当场就被炸了个五马分尸啊,其他执法者也被轰了个东倒西歪,倒在地上是口吐鲜血啊。

只见洪峰全身闪着紫金光芒,双眼充满杀气,周身的真元是滚滚翻腾,捆在身上的金属链早就碎成渣滓了。

“什么?”

大队长嘴角抽搐道:“…居然震碎了金属链?到底是什么人?”

他心里很清楚,只有元婴期以上修行者,才能靠自身的力量震断金属链,难道这个年轻人已经是元婴大仙了?

“区区铁链就想捆住我?哼哼…我是谁,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砰的一声响,他一脚踏在地面上,大地都为之一振啊,脚下带出一片碎石来,整个人直接弹射了出去。

他瞬间就击破了音障,一拳就将对方给击飞了出去,这就是不动如山,动如雷霆,让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这次轮到大队长倒霉了,整个人将山体给撞出一个短距离的隧道来,整座山峰都在嗡嗡乱颤啊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