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狗屁!”

一个壮汉张口骂道“这世道冒充大侠的人多了,昨天老子还遇到一个冒充五行剑派堂主的人呢,结果差点被我给打死,我看你小子…也是个装腔作势的主!”

‘刷!’

突然一道白光闪过,这名壮汉立刻僵硬住了,一两秒钟后,他脑袋直接搬家了,噗的一声鲜血流了出来,尸体重重砸在地面,把酒楼门口都给染红了。

此时酒楼的客人无不震惊,但场面却没有任何混乱,如果是在世俗界的话,想必早就有人惊声尖叫了,但天门的人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,仅仅只是哆嗦一下,就起身躲在了角落里。

白衣男子出手极快,常人只能看到他手臂晃动一下,而洪峰却看得很清楚,他是以极快的速度拔剑出招,整个连贯动作加起来完超越常人的反应速度,所以其他人是看不到他如何出手的。

这一下刁瞎子和另一个壮汉傻眼了,知道自己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了。

白衣男子冷冷一哼“滚出去,要不然连你们两个一起杀!”

刁瞎子嘴角一阵抽搐,最后还是咬牙道“冷木风,这个仇我老刁记住了,咱们后会有期!”

他一抱拳,转身领着壮汉快步离开了酒楼,那走路的速度是真快啊,有如夹着尾巴的丧家犬一样。

二天这时起身抱拳道“多谢阁下出手相救,二天这里有礼了。”

冷木风瞄了几人一眼,淡淡道“你不用谢我,我只是看不惯他而已,看你们应该不是这风沙城本地人,没事最好快点离开这,这里很乱的。”

纯真夏恋青春年华释放绝美身影

他扔下几个甲片,起身也离开了酒楼,临走时还有意瞄了一眼洪峰,但洪峰依旧低头吃东西,根本没去管刚才的事情。

酒楼掌柜一看人都走了,赶紧派伙计把那壮汉的尸体给抬走,随后又把血迹擦干就算完事了。

其他客人是该吃吃该喝喝,根本没人忌讳死不死人的,这就是风沙城,一个类似于无法无天的地方。

“他就是冷木风啊,好英俊的男人!”可儿看着冷木风的背影,有点犯花痴道。

二天酸溜溜道“很英俊吗?也不过如此吗,跟我比还是稍逊一筹吧?”

“就你?”

可儿看着二天无奈一笑“您老还是省省吧,您连冷公子一半都赶不上。”

“你…”

二天气的吹胡子瞪眼,妮儿却笑嘻嘻道“不会啊姐姐,我看二天哥哥很帅呢,又很贴心!”

“哈哈…还是妮儿有眼光啊。”

二天疼爱的捏了捏妮儿的小脸蛋,洪峰这时突然开口道“这个冷木风…在天门很有名吗?”

“何止是有名啊,师父,他可是风沙城五大刀客之一,据说还是最年轻,武功最高的刀客!”

一说起冷木风,可儿眼睛都变成了桃花状,真是个小姑娘啊,居然还沉迷这种冷傲青年。

“是吗?跟金山土比如何?”

二天一愣“先生您认识金山土?”

洪峰点了点头“我之所以能来天门,就是因为金山土,他去世俗界了,是去追杀一个叫…古剑宗的人!”

“古剑宗?”

二天惊叹道“这可是天门刀客第六人,据说是五大刀客之下武功最强的武者,早有耳闻说他背叛了师门,成为天门杀手,原来是真的啊,那古剑宗现在如何了?”

“死了,被金山土给杀了!”洪峰直言道。

“金山土!”

二天眯着眼睛道“五行剑派金子堂带刀刺客,其实他才是五大刀客实力最强的,呵呵…我还真想见见这位大侠!”

……

四人吃过饭后就回到了客栈,第二天一早,在准备了一些干粮和马草后,四人就骑马上路了。

可刚走出客栈没多远,就见刁瞎子领着一群壮汉把路给拦住了,显然是在等洪峰他们呢,只见刁瞎子脑袋上缠了一圈白布,看起来很是搞笑,就跟家里死人了要出殡一样。

这个地方人不是很多,而且风沙城百姓早就见怪不怪了,即便杀个昏天暗地,也没人会多管闲事的。

二天骑在马上笑道“哎呦,刁大侠,您太客气了,大张旗鼓带这么多人来给我送行啊?小弟我可是承受不起啊。”

“臭小子,还他妈嘴贱是吧?昨天冷木风救了你一命,我看今天谁还能救你。”

刁瞎子话音刚放,这十几个壮汉立刻就给洪峰四人团团围住了,他们手拿大刀,冰冷的眼神就如同那古代的刽子手一样。

二天扫视一圈笑道“刁大侠,您好歹也是宗师级武者,这么干有点过分吧?再说了,昨天是那冷木风打伤了你,你为何找我算账?”

“你个小杂种,要不是因为你,我兄弟能死吗?我今天就先杀了你,然后再找那冷木风算账去,给我杀了他们!”

“等一下!”

二天伸手大喝一声,他翻身下马道“刁大侠,这是你我的恩怨,希望你别牵扯到我的朋友,更别吓到小姑娘。”

刁瞎子瞄了一眼马上的可儿,一脸淫笑道“哎呦…才发现这小姑娘还不错啊,够水灵的啊,我说小妹妹,你可愿意跟我走啊?你要是愿意,今儿个爷爷就绕这小子一条狗命。”

可儿脸色一变,紧紧抱住妮儿道“我又不认识你,为何要跟你走,刁大侠请自重!”

“他妈的,还不是抬举,老子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,既然你不知好歹,那老子就把你抢回去,给我拿下!”

刁瞎子一声令下,这十几个壮汉挥刀就砍了过去,可儿和妮儿赶忙低头闭眼睛,她们虽然害怕,但还是很镇定!

就在洪峰准备要出手的时候,二天突然飞身跃起,他凌空转圈一个连环腿,这十几个壮汉当场就被他给踢飞了出去。

十几人顷刻间部吐血,最轻的经脉震断,最严重的胸前有一个大窟窿,愣是被二天一脚给击穿了。

“什么?”

刁瞎子顿时惊呆了,他抖动着脸咬牙道“妈的,我还真是小瞧你了,原来你还是个练家子啊!”

二天翻身落地,伸手示意道“刁瞎子,你别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,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!”

“小杂种,老子要你的命!”

刁瞎子飞身跃起,连续几掌真气外放,但二天的速度明显比他快,他迎着对方东躲西闪,直接就近身了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刁瞎子这下傻眼了,二天此时已经到他面前了。

只见二天一把掐住刁瞎子的脖子,怒吼一声“受死吧,重力震天!”

洪峰顿时瞪大双眼,二天身居然散发出强大的修仙之气。没错,这是修仙者独有的真元力量,他绝对不可能看错的,只不过二天的真元不是特别纯净,掺杂了一些其他东西。

二天一把将刁瞎子给扔到半空,接着他一拳砸向地面,就听轰的一声爆响,一团白色真元波从地面直冲半空,当场就把刁瞎子给气化掉了,别说血肉了,连点残渣碎片都没留下,整个人瞬间消失了。

一本破旧书籍从半空落下,二天顺手一抓,正是那本残缺的元魔剑谱,他得意一笑,顺手就装进了怀里。

“我的天呐,没想到他这么厉害啊?”可儿都傻了,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对方。

她还以为二天只是一个会耍嘴皮子的街头小混混,可没想到居然是一位深长不露的绝世高手,真是天地大反差啊。

妮儿则是兴奋的猛拍小手“二天哥哥好厉害啊,妮儿都开始要崇拜你了,太棒了二天哥哥!”

二天又恢复他那玩世不恭的样子,回身龇牙一笑“见笑见笑,咱们赶紧赶路吧!”

他刚翻身上马,就见洪峰正用一双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,当下有些尴尬道“先生为何这么看在下?是因为我杀了那刁瞎子吗?”

洪峰并未说话,只是目光平淡的看着他。

二天感觉有点难堪,摸摸头道“您别误会,在天门这个地方,要是不会点功夫,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欺负你啊!”

洪峰微微一笑“你这一身仙术,是谁传授给你的?”

“仙术?”

二天面不改色,一脸呆愣道“您真是太看得起在下了,在下这就是最平常的武道,还仙术,我要是会仙术的话,早就创立宗门了。”

洪峰也没深问,因为他很确定二天使用的就是修仙之术,即便不是真正的修仙者,也一定受过修仙者的点化,只不过对方不愿意承认,他也不好再苦苦相逼。

这小子装傻充愣的本事不比洪峰差,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,洪峰也不着急,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,那早晚会让他自己承认的,没想到这次天门之行,居然还真碰到了修仙者,洪峰内心还是有一丝小小的激动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