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彻心中明白,只要是柳飘飘不死,这事就会有转机,但是她死了,那么帝玄城会变成一座死城,这些都是从柳天的卦象中看到的,可是他不能说,因为现在存在了太多的不确定性,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真正的操纵者是谁?

“那边是一座陷阱,敌人已经埋伏好了,就等着我们掉进全套进去,所以我们不能贸然的前进。”刘彻淡定的说道,言外之意就是,不去最好,不去就有事,不去就没事。

老大看出来了龙战的心事,他一定是要去的,然后就是撤掉了自己的绷带,然后伸手跟龙儿说:“给我弄点止痛药过来,我陪着老八一起去救人。”

龙战看着老大,不过老五说道:“我们要去吗?别忘记了,当年的事,那个女人也是有份的。”

老大摇了摇头:“我要报仇,我会亲手去报仇的,而且我们来就是为了报仇的,可是这样借刀杀人,是我们能做的事吗?”说完了大家都是愣了愣,竟然是都说不出什么话来了……

老大接着说道:“还有,们忘记了巴图大哥说过的话了吗?男子汉就要响当当的,做事响当当,报仇也要响当当。”

顿时老三跟老五也都明白了,恨恨地点点头:“对,我们不能给巴图大哥丢人。”

兄弟四个人都站在了一起了,老三拍着龙战的肩膀说道:“人多力量大,我们陪一起去救人。”

龙战狠狠地点点头,他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下来了,说来说去,他还是个孩子啊。

“慢着,救人是可以的,可是们要怎么救,难道是就这么进去,然后把人救出来,然后就再回来吗?”刘彻突然对众人说道。

龙战冷静下来了以后也是点点头:“对,他们一定是设下了天罗地网,就等着我们去送人头,只有我们四个人是绝对不行的。”

“老八,可是战神啊,难道还怕他们不成?”老三惊讶道。

制服美女性感写真

旁边老五也说:“对,还有我们呢,我们一起去,就是救个人,而且,就是我的速度,也可以轻轻松松地把人给救出来啊。”

但是龙战还是摇了摇头:“不行,绝对不行,他们既然知道了我的实力,自然就是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,就算是我们救到了人了,而且,我们就是要救出来李妖妖吗?难道剩下的人就不是人了吗?”

老大站出来了:“难道还要救所有人吗?这怎么可能啊。”

不过龙战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:“不,有可能,只要我们有足够的部队,我们就能救出更多的人。”

这时候老大就笑了:“部队,现在我们要去哪里找来大部队啊。”

龙战一眼就看到了柳飘飘了,既然她在这里,那么就是说现在帝玄城的政府军还没有出动,如果有政府军的帮助的话。龙战马上就充满了希望,直接奔了上去了:“飘飘姐,我是龙战,能听到我说的话吗?我需要的帮助,我要救更多的人,把兵符交给我,好吗?”

但是柳飘飘好像完全就是听不到,一个人就是安静的坐着,不哭不闹的,龙战继续跟她说话:“飘飘姐,不说话,那我就当是答应了,那我就自己去拿了。”柳飘飘还是不说话,当然男女授受不亲,所以龙战不会亲自动手的,交过来了龙儿。

“龙儿,帮我把飘飘姐身上的兵符给我找出来给我”龙儿也知道事态的紧迫,没有想法的就答应了,但是找遍了全身,这个兵符还是不找不到,回头看着龙战,失望地摇了摇头。

“哥哥,没有,我没有找到兵符”

龙战深吸了一口气,兵符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不会是随身携带的,一定是在某个秘密地地方,可是现在时间紧迫,柳飘飘还是这样的一个状态,等问出来了或者是找到了,估计就是一切都晚了,帝玄城都没有了。

“老八,找不到兵符,不如就看看府中能找到多少人,那就是多少人吧,来不及了。”老大又是着急地说道了。

“既然是陷阱,我们要闯进陷阱里去,自然要有足够的胜算才可以,只有府中的兵力自然是不行的。”刘彻又开始说话了。

“先生,每次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啊,不要永远都是这么说一段,留一段的……”老三有点反感。

刘彻继续说:“我的意思是说,这兵符只是一个凭据而已,龙公子既然是战神,自然就是比兵符更有用。”

真的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啊,顿时就明白了,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了,龙战马上站起来道:“好,们所有人马上跟我去去大营,我们去阻止这场战争。”

“先生,果然是一盏之路的明灯啊。”老三又忍不住的开始夸赞他了,刘彻完全不为所动,他的修养还是极高的。

龙战带人前往大营,这些都是跟着他一起对抗过邪能部队的,看到了他,马上就上前赢去。

“我们将军知道回来,他们都已经在大营中等候了。”龙战是微微一愣,忍不住的笑了:“好,快点带我去。”

这是推开了大门,里面灯火通明,看到了龙战进来了,马上就都起来了,开始行礼,不过看到了这身后还有人,又是提高了警惕。

“龙将军,这些人是。”

“时间紧迫,我就不一一介绍了,们现在所有人开始跟我走。”至于是计划,龙战会在路上开始制定,而且他的心中已经有个大概了,不过大家都没有动,都是面面相觑看着一会说道。

“龙将军,兵符可在手上?”龙战一时的语塞,然后摇了摇头:“没有,我没有兵符,但是我需要们。”

这就是把这些将军给为难住了:“龙将军,我们知道事情紧迫,可是没有兵符……这个规矩我们不能破。”

“兵符很重要吗?”龙战直接反问了一句:“还是说,们怕我会谋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