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秦阳,从现在开始,每多活一秒,都是本少赏的,都是赚的!”

西门烈笑着,他并没有急着出手,猫戏老鼠,会让他更有快感。

“西门烈,九品一层的修为,这么飘,不太好吧?”

“这样,我九品二层的修为,岂不要原地飞升?”

秦阳淡淡地道,他说着瞬间身上同样爆发出来恐怖的气息,而且他的气息比西门烈的气息更加强大。

西门烈的气息,让天空中形成乌云,压向秦阳。

秦阳的气息,则化为了烈日,在烈日的光芒下,乌云迅速地消散。

“!”

西门烈眼睛瞬间瞪圆了。

西门家族这边的许多强者脸色猛地一变。

四大少他们心头震惊不已。

其余在这里的许多人,立刻兴奋了起来。

民宿萌妹子齿如含贝清丽脱俗写真

本以为是无趣的一场战斗,是西门烈虐杀秦阳的表演,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惊喜,秦阳的修为,竟然更强!

“听说秦阳不到二十。”

“是不到二十,乖乖,这样的年龄,九品二层的修为,逆天啊!”

“咱们天王殿,出现过这样的人物么?”

“倒是出过,但那应该可以追朔到三千万年以前了!”

大量的强者议论纷纷,许多人立刻传讯了出去,他们在通知其余人过来,有些人判断没意思并同有过来。

“怎么可能九品境界的修为。”

“这不可能!”

西门烈黑着脸,他不敢相信。

亮出九品境界的修为,西门烈是要扬威的,是要让人羡慕嫉妒的,没想到,威风没有几秒,秦阳就把他狠狠地踩了下来。

和秦阳二十不到九品二层的修为相比,西门烈这算个屁。

“我说了,我早就说了,我九品境界的修为。”

“硬是还要战,而且还要生死战。”

“还要把赌注提到五十亿灵币!”

秦阳淡漠地道。

西门烈狞笑道:“秦阳,不得不说,九品二层的修为,确实让本少很吃惊,但是很可惜,进入了生死台,生死台的规矩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。”

“这个人,绝对不会是!”

“亲手灭杀这样的天才,想想感觉还真是挺不错,哈哈哈!”

说着,西门烈手中瞬间出现了武器,他的武器是一柄刀,一柄漆黑如墨的刀,这刀并不是禁忌级别的宝物,但它也是最顶尖的九品宝物。

同时,西门烈的身上浮现了战甲,战甲是腥红色的。

看到这战甲,天王殿不少强者眼中露出震惊之色。

“血腥魔龙甲!”

“没想到西门家族把这个给了西门烈,看来这一战,还是没有悬念!”

“确实,血腥魔龙甲可是禁忌级别的防御战甲,西门烈这可以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,秦阳估计破不了他的防御。”

“如此天才死在这里,可惜了!”

“生死台,就是这么残酷!”

许多的强者议论纷纷,四大少脸色都变得有些阴沉,西门烈居然得到了血腥魔龙甲,说明他更受西门家族的重视,也就代表着,西门烈到时候争取到苏惜雨的几率,可能更高。

“怎么会这样。”

苏惜雨脸色苍白。

“惜雨,不会有事的,少爷肯定赢。”

沈雨灵和萧君婉各握住了苏惜雨一只手,她们劝慰着沈雨灵,只是她们的话,完全无法令苏惜雨安定下来。

苏惜雨是天王殿的人,她知道血腥魔龙甲的强大。

这战甲,是天王殿先辈,斩杀一头可怕的禁忌级别魔龙得到的,而且由禁忌级别的炼器师炼制出来,它的防御力十分惊人。

“秦阳,绝望么?

“看到了吧,这就是本少与这样乡巴佬的区别!”

西门烈大笑道,血腥魔龙甲在身,西门烈信心百倍。

“好东西。”

秦阳赞了一句。

“按修练界的规矩,死了,这东西就是我的战利品了,很不错。”

秦阳脸上露出着微笑,他知道西门家族肯定帮西门烈了,但没想到竟然支持力度这么大,血腥魔龙甲这样的东西都给了他,很不错嘛!

“秦阳,死到临头,还敢如此大言不惭。”

“本少先让知道厉害!”

西门烈厉声道,他说着自己的武魂瞬间浮现,他的武魂已经改变,如今他的武魂,是一个身高上千米的巨魔。

武魂现身,西门烈感觉到全身的力量更加强横。

“斩!”

西门烈一刀斩出,这一刀他克制了一些,只出力了七成左右,他可不想一刀就将秦阳给劈死了,秦阳死得太快,死得太利索,他少很多复仇的快感。

西门烈斩出的同时,巨魔同样斩出一刀。

西门烈的刀光和巨魔斩出的刀光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,强横的刀气极短极短时间内就到了秦阳面前。

“铛!”

巨大的声音响起,在秦阳的周围,瞬间浮现出来了三个大鼎虚影。

西门烈的刀光斩到了大鼎之上,丝毫没有伤害到大鼎内部的秦阳。

宝物,武魂,神藏,秦阳都没有动用,他这会儿动手,仅仅只是九鼎尊天功本身,秦阳如今是九鼎尊天功的第三层!

不过,秦阳不是刚刚进入第三层,他在九鼎尊天功第三层,已经挺久。

秦阳估计,禁忌级别的时候,应该可以达到九鼎尊天功的第四层。

九鼎尊天功是最最顶尖的功法,比秦阳前世修练的大日帝王经还要强大,这是可以修练到主宰级别的强大功法。

九鼎尊天功到秦阳如今这样的地步,不但修练的速度很快,防御也极为强大。

单纯这个,用来防御九品八九层的强者,秦阳估计不行,但西门烈,不过刚刚达到九品一层境界。

当初封霸城,就是被秦阳这个给干趴下。

当初秦阳也是三个虚无大鼎,然而秦阳如今的实力大大提升,同样的三个虚无大鼎,已经不可同日而语。

“秦阳,以为这破东西,能挡本少多久!”

“斩!”

西门烈厉声道,他说着再一次出手,这一次,他攻击的威力更强。

然而,巨大的声音响起,三个虚无大鼎,还是好好的没破!

之前与封霸城战斗,秦阳的大鼎,需要反弹攻击进行防御,这会儿反弹攻击没有出现,西门烈恐怖的攻击力,直接被三个虚无大鼎吸收,然后导入到了秦阳次元世界中。

而且这些吸纳的攻击,秦阳完全可以让它们到时候更加集中地释放出来。

只这一点,秦阳如今这虚无大鼎,就增强了很多很多。

“西门烈,中午没有吃饭?”

“那可是最后一餐了,如果没有珍惜的话,可惜喽!”

秦阳淡淡地道,他说着竟然坐了下来,而且面前出现了一张桌子,桌子上面,还出现了美酒佳肴。

“西门烈,继续。”

秦阳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淡淡地道。

西门烈心中狂怒。

秦阳这太没有将他西门烈放在眼中。

“秦阳,好好吃点,因为马上就要死!”

西门烈阴森无比地道,他说着再一次出手攻击,而且,是全力出手攻击!

无数黑色的刀气将秦阳瞬间笼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