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看着乔玉灵的满脸的愁苦,也没有说别的,只是淡淡的说:“很多时候我都羡慕和晓燕,辰王府就和辰王两个主子,上面没人压着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不用拘束,不用去想东想西的,晓燕那更好,整天也没有人管,我真是羡慕极了。”

听这话乔玉灵再细联想刚才在院子里,姨母讲的事情,她突然就明白了,站在伊飞然的角度细想了一下,也不由的头皮发麻,整个府上的事情就跟乱麻一样,天天都要去理顺,但怎么也顺不了。

“有想过搬出去吗?”她问。

伊飞然苦笑,“何偿没想过,可是我们身为晚辈的要如何讲,现在说分开无非是大房与二房分开,也只能摆脱了二叔一家,三叔回京之后就一直住在外面,有自己的府邸,完全不用分。”

乔玉灵不由笑了,她算是想明白了,迟疑了一下她看着伊飞然问,“如果一直在京城生活,那么的日子,自然离不开赵家,现在大表哥还未娶妻,就算是娶妻生子,想与家里人分开恐怕也很难。”

“是,所以……这辈子就这样了吧。”伊飞然坐在一边很颓然,在乔玉灵面前她才放得在,在其他人面前,她是赵家管事人,很多时候都要保持自己的仪态。

“怎么会,如果愿意,我倒是有个办法,只不过……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生活,舍得下这里吗?”乔玉灵看着伊飞然问。

伊飞然一片死寂的眸子突然有了亮光,她眸子闪了又闪,看着乔玉灵有些激动,“可以呀,我想去别的地方生活。”说完她又不舍起来,“我若走了,祖父这里我不放心。”

乔玉灵轻笑,“这有什么,祖父这里还有别人,再怎么说都是亲儿子,他们还能不管老人?如果愿意去,回去问问二表哥,二表哥若是也愿意,我可以想办法。”

伊飞然何等聪明,只是细一想就明白了,“的意思是让我和文卓去巴途国或者百齐国的地界……”

“是,知道的,刚刚拿下那两个地方,需要人手去整顿,去那里可不是去享福,而是去吃苦,要和二表哥好好商量,若当真不想在京城,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。”乔玉灵说。

伊飞然很激动,“好,我回去之后一定和文卓好好商量。”

跳跃着的阳光美少女图片

这些年因为婆婆的关系,她心口总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,就像头顶无时无刻罩着一块乌云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婆婆是个性子软的,当不了赵家的主母,她进门的第二天,祖父就将掌家权交到她手上,对于其他人她都可以笑脸怼回去,可是对于婆婆,夫君的亲生母亲,她什么也做不出来,平常有气也只能受着。

比如……婆婆从账房支走钱财,打着自己的旗号,还告诉账房她已经问过自己,都是说好的。

比如……府上到了换季,该给各房做衣裳的时候,布料刚到,婆婆一个人就能拿走一半,也是打着她的旗号。

比如……婆婆出去在外面买东西,买头面,对外称买回来是要送给儿媳妇的,可是……东西自己没有见到,最后都到婆婆娘家去了。

婆婆打算让嫁给大哥的那个娘家侄女,拿到东西之后还在她面前显摆过。

这些事情她都不能去问,只要她去问,婆婆就能说自己将她气病了,一趟就是好些日子,京城上下都会知道……自己将婆婆气病了,就因为自己小气,婆婆给准大儿媳妇买了一个头饰,没有买给她,她嫉妒了,就找婆婆闹,给气病了。

如此种种事情,太多太多,这些年,她再好的脾气都要烦透了,婆婆对外称的是东西都给儿媳妇买,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见到,最后都到了那侄女手里,名声她倒是背了不少。

当然这些事情夫君也知道,可是夫君又有什么办法,对方是亲娘,说不得。

正说着,孙氏身边的人过来请小刘氏等人去吃饭,乔玉灵没有再与伊飞然多聊,而是直接去吃饭了。

吃饭的时候也只有大房的在,二房都没有露面。

饭后,乔玉灵一家与赵桂再次回到了院子,乔玉灵进去看了一眼赵老爷子,情况挺好,她又退了出来。

“怎么样了?”赵桂很担忧。

“姨母不用担心,祖父现在只是在沉睡,他需要一个深度睡眠,才可以养起来精神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赵桂喃喃自语。

乔玉灵见没有外人在,不由在赵桂耳边轻声问道:“姨母对祖父府上的事情知道的多吗?”

赵桂一愣,看向乔玉灵,不解。

乔玉灵提醒,“就是大舅妈和二表嫂之间的事情。”她能感觉到飞然的心情极压抑。

赵桂一听这话整个人脸色就不怎么好看,然后一点点将这几年发生的事情说了,孙氏如何在伊飞然的事情上作妖的。

乔玉灵听完之后,不由开始同情起这个二表嫂,难怪二表嫂一心想要出去过,如果是她……她也想吧,就是不知道二表哥那里会怎么样。

几人刚说完话,孙氏就带着伊飞然来了,她们到底是主家,就陪着几人聊了起来,小五小六去找大表哥赵文成了。

大约过了两个时辰,快到酉时时赵老爷子醒来了,大家的就都围着赵老爷子开始打转,沉沉睡了一觉的老人,精神头好了很多,之前连床都起不来,现在不但能起床,还下地自己能动走。

伊飞然很快就端来了粥,赵老吃了几句,就坐在院子里与两个女儿,外孙女聊了起来,孙氏与伊飞然都走了,将空间留给了她们。

赵老看看乔玉佳,又看看乔玉灵,再看看乔玉楠,“真好,真好,都回来了,一家人总算是齐了。”

这还是乔玉佳第一次见赵老,说不上来什么感觉,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赵老。

赵老让身边伺候的人进去拿东西,那人进去将东西拿出来后,递给了赵老,赵老看了一眼盒子,就笑了,伸手将盒子递过去给乔玉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