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你去将消息放出去,就说我喜欢六哥哥,六哥哥在孙家失踪了,顺便再联系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孙怡我想见见她。”

“是。”

外面的消息越传越厉害,最后甚至传出来孙路两家要开始打了,可是这两家倒是安静的很。

孙家,孙老爷子的院子里,几个儿子都在,孙家没有路家那样深的根基,自是没有长老这些位置。

这会儿孙老爷子听着大儿子说完昨天晚上的事情后,脸色沉的很,他开口问,“这件事情当真是路家干的?你再去好好查查,不要产生误会,路家与孙家若是斗起来,便也只有渔翁得利。”

“父亲这哪里还需要查,外面都已经传开了,路家那个小子养了一个小白脸,非说小白脸在咱们家,所以才来捣乱的。”孙大爷气得不轻。

孙老爷子听着他们说完之后,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,“行了,你们都下去吧,老大留下就行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这件事情就算是路家干的,也不能这样着急就对他们怎么样。”

“是。”那些人退了,孙家老爷子眸色沉沉看着孙大爷,“说。”

孙大爷身子抖了一下,乖乖招了,“那个路家小子养的小白脸确实在我们手上,他闯入了密室,那里面的陪嫁没有了。”

“怎么会,那么多东西,怎么会没有了?”孙老爷子因为生气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然后抬手就将茶杯狠狠砸了出去。

孙大爷吓得瑟瑟发抖,“父亲,我怀疑东西还在城内,在发生东西被偷的第二天,我就派人守着各城门口,并没有看到有人运大量东西出去。”

“而且城外我也有安排人,若是看到有运箱子之类的东西出去,他们就会上前查看,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。”

美女希希图片

孙老爷子松了一口气,“既然东西就在城内,那就好好查,一定要查出来东西在哪里。”

“这几日已经派人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查了,各大家族都查了,路家也悄悄派人去了,但一点消息也没有,这些东西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。”

“好好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凭空消失,定然是被贼人偷了,既然那个小白脸到家里了,可有去他所待的地方去查查?”孙老爷子沉声说完后叮嘱,“那些东西很重要,一样都不能丢,尤其里面……还有别的东西。”

孙大爷精神一震,还有别的东西……

“父亲,我会再细细排查城内所有地方,您放心。”

“恩,定然要将东西找出来,那个人你也先不要动,等到最后,也许还有用。”

“儿子明白。”孙大爷立刻应了。

孙老爷子想了想昨天晚上的事情,“你亲自去路家一趟,现在找到了指向路家的证据,必然要查清楚,也要去让路家人知道这件事情,不能就这样算了。”

“是,儿子这就去。”

另一边路家人也在商量这件事情,这次是在大长老的院子,几位长老外加路思恒。

昨天晚上路思恒在家,几位长老都看见的事情,这会儿商量到孙家,他们也是非常的生气,三长老直接气的拍了桌子。

“这孙家要干什么,不就是没有娶他孙家的女儿,现在三番四次来找麻烦,第一次是派人过来杀思恒,这次又将矛头指向我们路家,当真以为我们路家好欺负不成?”

路思恒开口劝,“三长老您别生气,小心气坏了身子。”

四长老倒是看着路思恒失笑,“家主这般不着急,是已经想到什么对策了吗?”

“四长老见笑,思恒没有想到对策,但思恒以为,孙家人也会冷静考虑这件事情,这件事情不是路家干的,就算是路家干的,他们真的要与路家挣一挣吗?”

“两家现在的情况,旗鼓相当,如果真的要挣,到头来恐怕孙路两家都会损失不少,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?孙家人没那么傻。”

“现在指向路家,孙家人定然会过来,到时候我们也好好算算账就是了。”

见路思恒那胸有成竹的样子,几位长老非常满意,同时也想到了死去的路亦宏,大长老出声说:“家主,整理好了我们路家的事情,还是要查查害死亦宏他们的凶手,不能让人路家其他人寒心。”

“大长老放心,思恒定会将这件事情查出来的。”

“恩。”

这时有小厮跑进来,对着从人先行礼随即说:“前院传消息过来,孙家大爷来了。”

“来得真快。”大长老眼神眯了眯,看向路思恒,后者立刻恭敬的说:“思恒这就去见他。”

长老中有人想去看热闹,便跟着路思恒一起去了,几人一起到了前院,孙大爷并没有在厅里坐着等,而是直接站在院子里,身后还跟着十个人高马大的壮汉。

但……孙大爷带来的人并没有发挥做用,路家人对于孙大爷的到来,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,对于孙大爷一副我是来找事情的样子,连理都没有理。

这就像是狠狠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有气也只能憋自己心口。

路思恒过来时就看到院子里这一幕,不由失笑,感觉这群人挺逗,站在院子里跟木头桩子似的,其他人则直接将他们当成了空气。

路思恒加快步子上前,“孙大爷来啦,快里面请。”

孙大爷没动要,甚至故意道:“你们路家是没有人了吗?要派一个小孩子出来待客,这就是路家的礼数。”

这分明就是找难堪,站在路思恒身后的几个长老怒了,这孙家人太欺负人,没看到他们都是中着家主一起来的,现在说家主是小孩子,岂不是说路家没人了?

有长老想要出来说话,路思恒却先一步开口,之前因为她年纪小些,对这位孙大爷还算带了一些对长辈的恭敬。

既然有人不愿意要这个脸面,她自是收起自己的恭敬,拿出家主气势看向他,“孙大爷这是哪里话,我没有接管路家前,都是祖母在管事儿,若是孙大爷现在来是想见见祖母的,那这边请,我来带路。”